[福州]:连江生态产品闯市场

来源:福建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23日 08:17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重新核算自然资源价值

  20日,叶有华在电脑上启动正内测中的连江县自然资源资产信息管理平台。查询结果显示,连江全县海域3112平方公里,海洋水域资源的实物量价值为473亿元,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为1.9万亿元。

  叶有华是深圳中大环保科技创新工程中心有限公司总工程师。早前,受福州市政府委托,他带领团队在连江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并为县域内的生态产品进行定量化资产核算。在新的定价机制下,全县海域资源的市场价值实现了从百亿到万亿量级的增长。

  “长期以来,经济社会发展以占用与破坏生态资源为代价,优质的自然资源日益稀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为优质生态产品付费。”叶有华说。因此,生态产品入市成为可能。

  难点在于,如何通过合理定价,体现生态产品的真正价值?

  “以森林资源为例,以往我们在评估其价值时,往往只看到林地使用价值、林木等实物量的价值,却忽视了其在水源涵养、固碳释氧、气候调节、维系生物多样性等方面的生态功能价值。结果是价格不足以体现生态产品价值。”连江县发改局副局长张晟认为,生态价值核算,需在产权明晰的基础上,对看得见的使用价值、实物量价值,及背后的生态服务价值开展全面评估。

  为此,连江引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全面摸清生态家底。

  “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旨在反映土地资源、森林资源和水资源等8大类陆域自然资源以及海洋水域资源等4大类海域自然资源资产的现状。”张晟表示,自然资源负债表体系共有5大类表,其中存量表与质量表反映自然资源存量和质量;价值表则是对自然资源价值的量化;流向表展现自然资源的流向;负债表旨在评估自然资源的损耗等情况。

  这为生态产品的价值核算与市场定价,提供了数据支持。

  “我们制定了一套自然资源价值核算技术体系。”深圳中大环保科技创新工程中心有限公司技术总监曾祉祥说,评估自然资源的实物量相对容易,随行就市即可;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价值核算则复杂得多,需引入费用支出法、替代工程法、机会成本法等定价方法,并根据项目对自然资源的实际占用与改变情况,予以定价。

  目前,连江县定海湾沿线正在进行项目开发,共涉及5.53平方公里陆域和5.06平方公里海域。按照新的生态价值核算体系,这片区域的空间出让价,将从每公顷320万元提高至371万元。

  从资源到资产再到资本

  生态产品有了与其自身价值相匹配的价格后,便要考虑如何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交易与变现。为深化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省发改委组织开展全省生态产品市场化试点改革。以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为起点,连江正探索生态产品市场化改革路径。

  “通过价值核算与价格评估,确定自然资源交易底价,之后再导入金融与资本工具,利用抵押贷款、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方式,开展融资,并用于项目开发建设。”张晟表示,推动连江生态产品市场化改革,核心在于构建从资源到资产,再从资产到资本的发展路径。

  海洋大县连江,首选海域资源作为改革的切入点。

  “连江渔业根基深厚,渔业从业人员近20万,鲍鱼产量占据全国三成份额。”连江县鲍鱼行业协会会长吴永寿说,但长期以来,当地无序、落后、粗放的近海养殖模式,为海域生态鱼与渔业发展埋下重重隐患,“大量木头、泡沫渔排与海漂垃圾相伴相生,随着养殖规模无序扩张,水域环境不断恶化,养殖效益锐减,赤潮等生态问题频发”。

  早前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督察结果显示,连江近海规划养殖面积6651公顷,但2016年底实际养殖面积达2.24万公顷,四类和劣四类水质比例约60.4%。为改变这一局面,一场近海超规划养殖清理整顿行动正在当地开展。同时引导养殖从近海向深远海拓展,发展机械化、智能化养殖模式,推动渔业转型。

  既要保护生态,又要保证渔民生计;既要开展近海环境治理,又要加大深远海基础建设投入。钱从哪里来?

  正在推进中的黄岐半岛人工海藻场项目,引入了生态产品市场化改革理念,试图通过“资源变资产,资产变资本”的方式,寻求出路。

  该项目位于黄岐半岛黄湾屿东南侧海域,涉及海域面积5125亩。按照初步规划,当地将在这里建设3个片区的人工藻场,13个单体的人工鱼礁,为深远海养殖创造生态条件,同时建设2条深水养殖网箱养殖带。

  “我们首先将核算这片海域的实物量价值与生态服务功能价值,并根据项目对自然资源的实际占用与改变情况,重新评估其进入市场的自然资源资产,即资本化的部分。”叶有华表示,海域价值评估结果,将作为向金融机构申请抵押贷款额度的主要依据,“获得信贷融资后,资金将用于近海生态环境改善,深远海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运营管理”。

  在这个过程中,连江还将引入金融保险机制,为项目开展保驾护航。“我们将开展海域资源生态产品的环境污染修复评估与海域资源开发自然风险经济损失评估,并与第三方机构合作,进行环境污染责任险与台风自然灾害险的保险产品设计。”张晟说。

  社会资本赋能渔业转型

  连江生态产品市场化改革实践,将带来养殖生态的改善与基础设施的完善,由此吸引了社会资本的关注与参与。

  早前,福州市政府与上海振华重工集团签署“海上福州”海洋经济产业合作项目。后者作为国内海上装备领域的龙头企业,将在连江投用深海鲍鱼养殖平台与海域养殖平台。

  近日,鲍鱼养殖平台“振鲍1号”首先在苔菉镇东洛岛海域下水。该设备可让鲍鱼养殖从近岸区域向3公里外的外海迈进,实现饵料投放、输送,网箱上下吊装全部机械化,并通过建立健康养殖监控体系,实时监控鲍鱼生产及周围环境的各种参数,将带来养殖成本降低,养殖品质提高。更重要的是,连江渔民将有更多机会参与到全新的养殖体系中。

  “我们将通过公司+农户的方式引导渔民参与,渔民可以直接购买或者租赁智慧化养殖设备进行渔业养殖,或者直接成为公司的产业工人。”上海振华海洋工程服务集团有限公司福建区域代表程庆述表示,振华将为养殖户提供全产业链支持,未来还将引入休闲渔业等多重业态,真正赋能传统渔业转型。当前,近2000户渔民与振华达成了合作意向。

  对于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当地还有更多设想。

  “我们计划开展连江县自然资源资产研究成果标准化工作,在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价值核算、自然资源评估与资本化交易等方面,制定标准化文件,并形成地方标准。”张晟表示,连江将进一步深化开展自然资源资产确权与补充调查、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制度体系建设、自然资源资本化制度及标准制定,并在更多领域探索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路径。

  记者手记>>>

  让好生态卖出好价钱

  好生态能卖出好价钱,已是社会共识。

  在供给端,传统开发利用模式使得优质的生态产品渐成稀缺资源;在需求端,随着消费观念革新与消费能力提升,更多的消费者愿意为优质生态产品付费。当生态产品能够以恰如其分的价格实现市场变现,生态保护者便能得到相匹配的回报。生态投资成为有效投资,生态保护的动力由此被进一步激活。

  然而,由于生态产品具有公共品属性,不具有消费排他性,传统商品市场的交易模式,难以真正满足其价值变现的需求。因此,生态产品市场化的前提,是构建完善的生态产品市场体系与商业模式。这套体系至少要解决自然资源权属、生态产品量化定价、交易平台与流程构建、社会认同、全流程监管与规范等关键性问题。

相关链接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