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改革要动力 向生态要红利

来源:福建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9日 09:20 浏览量:{{ pvCount }} 【字体:

  作为我省唯一拥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国家水利风景区等七顶“国”字帽生态品牌县的德化,近年来依托丰富的生态旅游资源,全力推进生态保护工作与旅游开发、扶贫攻坚等有机结合,将绿水青山变为群众脱贫致富的金山银山。图为近日,游客的汽车行驶在水口镇到榜上村的乡道上。李宏图 魏桂莲 摄

  大胆改深入试,探索生态文明建设新模式

  近日,自然资源部等七部委召开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试点评估验收会。福建厦门市、武夷山国家公园、晋江市试点通过国家验收。

  “山水林湖草是生命共同体,必须统一保护与修复。但长期以来,由于管理和登记‘九龙治水’,自然资源交叉重叠、权属界线不清、权利归属不明等问题突出。”晋江市自然资源统一确权试点办公室负责人表示,2016年10月,在全国尚无先例可循、无经验可取、无具体操作规范可依的情况下,晋江作为福建第一个试点,在全国率先启动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工作,共划定30个自然资源登记单元,涉及面积108.77平方公里,“通过统一确权登记,全面摸清了自然资源权属家底,为自然资源分类施策、有效保护、开发利用与高效监管创造了条件”。

  在晋江市实践探索的基础上,福建出台全国首个省级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办法,成为各地开展自然资源统一确权登记的样板。此外,福建还组建了全国首个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局,为国家全面推进国有自然资源资产管理改革提供了经验。

  “多年来,福建持之以恒实施生态省战略,在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创新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有益探索。”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试验区建设中,福建整合规范现有相关试点示范,推动一些难度较大、确需先行探索的重点改革任务先行先试,从而发挥“试验田”的作用,探索可复制、可推广的有效模式,为全国改革探路。

  而今,“试验田”开始结出改革硕果。《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实施方案》38项重点改革任务中,37项已形成改革成果(还有1项在实施中)。一批改革任务在实践中转化为可操作、有效管用的制度成果,为构建生态文明新模式注入动力。

  省级空间规划试点、建设用地总量和强度双控制度、国土空间开发制度、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自然资源资产管理体制试点等改革,将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落实到国土空间布局上,进一步优化了绿色空间布局;生态司法保护机制、省以下环保机构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制度、环境监管网格化管理等举措,进一步提升绿色管控能力,加快构建监管统一、多方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生态环保“党政同责”、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等措施让指挥棒“绿”起来,绿色发展评价正成为新导向。

  如何巩固改革成果,让其在八闽大地之外得到更多推广实践?刚刚过完两周岁生日的福建试验区,有新的设想。

  “我们将以建设‘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示范区域’为目标,围绕建设国土空间科学开发先导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先行区、环境治理体系改革示范区、绿色发展评价导向实践区的‘四区’定位和任务要求,紧盯制度创新这个关键,大胆改、深入试,持续在创新性、创造性上下功夫、走前头,进一步推进生态文明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组织系统评估试验区38项改革试验实施情况,分类施策、精准发力,形成一批推得开、叫得响、立得住、过得硬的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和有效模式。

  “高颜值高素质”,培育加快绿色发展新动能

  护林员出身的龙岩武平人钟亮生,是福建林改的见证者,也是受益者。“以往,林农靠伐木谋生,偷伐盗采猖獗;林改后,山头又绿了,到处鸟语花香。”钟亮生在绿水青山中发现了商机,决定变身现代养蜂人,志在用生态理念与现代技术再造传统养蜂业。但要真正实现“不砍树也致富”,光有致富带头人还不够,还需要资金支持。

  林要绿,民更要富。鉴于此,福建以林业金融创新为切入点,推广实施福林贷、林权按揭贷款、林业收储担保等系列业务模式,解决了林业贷款怎么贷、融资担保怎么做、贷款成本怎么降、配套体系怎么建、贷款风险怎么控等棘手问题。截至今年一季度,全省已有15家金融机构开办林权抵押贷款业务,涉林贷款余额251亿元。钟亮生的养蜂事业由此引入了金融活水。如今,由他领衔的梁野仙蜜养蜂专业合作社,共吸纳200多户蜂农,养殖规模超过1万箱,年产值过千万元,百余名残疾村民因此实现脱贫。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省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就是要走生态环境“高颜值”和经济发展“高素质”之路,

  (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打通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转换通道,将生态优势进一步转化为发展优势,为加快经济社会发展提供绿色新动能。

  正因此,如何推动生态产品价值实现,解决生态投入与回报不对称、生态产品价值体现不充分等问题,成为改革者们重点关注的议题。

  8月15日,福建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第二个履约期收官,纳入排放配额管理的255家重点排放单位,全部完成年度配额清缴,履约率达100%。自2016年12月开市以来,福建碳市场累计成交近854万吨,总成交金额逾1.9亿元。具有本土特色的福建林业碳汇核定减排量和交易量均实现大幅增加。

  专家表示,碳市场建设是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有效工具,旨在通过市场机制推动节能减排,让生态保护与绿色发展的践行者们,获得相匹配的市场回报。市场机制的介入,让生态产品的价值实现有了更多渠道与平台。以排污权交易、碳排放权交易为代表的环境权益交易体系,正是福建加快构建资源节约与环境友好的市场激励约束机制的代表案例。

  此外,福建还以生态系统价值核算、自然资源产权制度等改革任务为抓手,探索建立水、森林、湿地等各类生态系统的价值核算定价基准,形成生态系统价值核算指标体系与框架,明确“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量化形式。

  培育加快绿色发展新动能,更要将绿色发展理念融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调结构、优布局、强产业,构建绿色循环低碳的高质量发展模式。正在编制中的《绿色发展指导目录》,为此提供了指引。这份指导目录旨在优化绿色布局,引导财税、金融、投资等资源投向绿色产业,推动构建以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为主体的生态经济体系。

  如今的福建,传统产业的绿色化水平不断得到提升,新旧动能转换正在加速。2017年,全省取缔“地条钢”产能535万吨,完成煤炭去产能244万吨,水电、核电、风电等清洁能源装机比重提高至54.5%;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节能环保、石墨烯等新兴产业和旅游、物流、金融等现代服务业,逐步成为绿色发展发展新引擎。2017年,全省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2.5%,服务业增加值占全省生产总值比重43.6%,对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二产。

  共享生态福祉,开辟实现绿色惠民新路径

  罗范钦是三明永安市西洋镇旧街村的造林大户,经营着一片有20余年树龄的人工纯杉木林。2012年,眼瞅着木已成材,他打算砍伐变现。但一纸“限伐令”打乱了罗范钦的计划。这一年,福建重新划定重点生态区位,这片位于国道旁的杉木林被要求限伐。矛盾由此而生——林农发展了林子并从中获得收益,理所应当;但一遭采伐,要恢复同等的生态价值少说十数载,生态不堪其重。

  不砍,林农利益受损;砍了,生态效益受损。重点生态区位商品林赎买改革,解决了罗范钦们的烦恼。

  2014年,永安市财政出资1500万元,并成立非营利性机构“生态文明建设志愿者协会”,再由后者向社会募集1500万元资金,在全市重点生态区开展万亩商品林赎买。通过第三方价格评估,罗范钦同意将这片林子卖给协会,而后由专业团队管护与经营,把针叶林改造为针叶阔叶混交林。通过两次间伐,罗范钦的这片杉木林出材4.5万立方米。这些资金被用于在杉木林下套种闽楠等乡土阔叶树,以及将来的抚育、森林防火等,从而实现自我造血。

  近三年来,福建因地制宜采取赎买、合作经营、租赁、置换等多样化措施,探索建立了以财政资金引导为基础、吸引社会资金参与的多元化赎买资金筹集机制,对划入重点生态区位的商品林实施赎买改革,完成赎买23.6万亩,林农直接受益超过3.5亿元。

  由此,矛盾得到了化解。“社会得绿、林农得利”的双赢局面得以实现。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建设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必须构建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导向的环境治理体系和生态保护机制,加快补齐生态环境短板,解决好人民群众感受最直观、反映最强烈的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建设天更蓝、地更绿、水更净的美丽家园,让人民群众共建共享更多绿色福祉。

  如今,在八闽大地,优质的生态产品俯拾皆是,绿色红利触手可得。

  在广大乡村,福建以专业化、市场化为导向,实施农村污水垃圾整治提升、培育发展农村污水垃圾处理市场主体,全省所有乡镇建成生活垃圾转运系统,75%的乡镇建成污水处理设施,80%的建制村建立生活垃圾治理常态化机制;2017年,全省84条黑臭水体完成整治,1126公里河道实施生态整治,福州市将102条城市内河整治项目整合形成7个PPP项目工程包,并集合水系治理推进沿线“串珠公园”建设。

  通过多元化的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绿水青山的守护者们收获了更多获得感。福建在全省12条主要流域建立统一规范的流域生态补偿机制,近三年累计投入补偿资金近35亿元,主要补偿流域上游欠发达地区和生态保护地区,安排财政资金51.8亿元,有力促进限制开发区域和禁止开发区域经济、社会与生态协调发展。

相关链接

附件下载